首页 »

当心!看当代艺术展带回一身“艺术细菌”

2019/9/20 22:32:27

当心!看当代艺术展带回一身“艺术细菌”

目前,致力于健康与安全的科学家正将目光投向当代艺术领域。在他们眼中,那些螺旋形旋转的滑梯,闪烁的老旧电视机,均是十分危险的艺术作品。这些充斥着易燃物质的装置物应当尽快离开艺术现场。

 

2012年,艺术家达米恩·赫斯特的展览正在英国伦敦的泰特现代美术馆展出,他的作品是将死去的动物作为标本放置在玻璃橱窗里。一群科研工作者对这一备受欢迎的作品做了测试,结果表明,这些被福尔马林包裹着的作品,不断通过“密封”的玻璃橱窗向外释放气体。空气中福尔马林的平均浓度为5个ppm(百万分之五),大大逾越了法律所规定的0.5ppm的上限。

 

赫斯特的作品

 

严格来说,这个测试是一个“单盲实验”,即在泰特艺术馆和赫斯特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来自意大利米兰理工大学的研究者们在整个测试过程中表现得与正常参观者无异。他们利用电子手环和iphone设备悄悄取得了福尔马林的测试结果,并将这个结果发表在今年的英国皇家化学学会期刊上。

赫斯特的作品

 

这是否意味着:当代艺术作品具有潜在的慢性风险,人们应当对该种危险抱有警惕?

 

然而,科学家的良苦用心是徒劳的。

 

人们在参观当代艺术馆时,总是惊异于那些略带疯狂的艺术作品。但是,除了为艺术增添一些恐怖因子外,这些危险从没有迫使参观者离开。

 

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涡轮大厅,曾在2007年展出一件艺术作品:《Shibboleth》(口令)。Shibboleth这个词来源于一段圣经故事:逃亡中的以色列人在试图穿越约旦河时遭遇了他们的敌人基利德人。基利德人用非常残忍的手段来对付这些难民,由于以色列方言中没有“sh”的发音,基利德人便让他们念“Shibboleth”这个词,只有发音准确的人得以活命,发音不正确者必杀无赦。所以后来这个词就带有考验、鉴别或口令的意思。该作品为女性艺术家桃瑞丝·沙尔塞朵(Doris Salcedo)所创作,其在地面嵌入的巨大裂痕曾致使15名艺术爱好者受伤。可是该展览不但没有关闭,反而吸引了更多人前往。人们兴致勃勃地怀着掉进“裂缝”的心情前往泰特,最终发现这仍是一项艰难的尝试。

名为《口令》的作品

 

我们从没想过要在艺术家身上寻找什么“小心翼翼”,抑或技术性价值,我们期待的是他们特有的想象力。艺术家就是可以打破一切规则与束缚,哪怕与人们息息相关的安全原则。

 

今年早些时候,卡斯特·奥莱的螺旋形滑梯接受了安全部门精心的检查。但是从没有参观者在冒险之前提及该展览的安全保障问题。

巨型螺旋滑梯

 

更没有人因为对班克斯主题乐园里那些摇摇欲坠,东倒西歪的装置作品的恐惧而离开,人们享受着这个颠倒的世界。若是有人不小心捡到一片装置作品的碎片,他们或许会觉得很开心。

班克斯的反乌托邦作品:破败的城堡,变形的小美人鱼。  来源:网络

 

其实,不仅作为观众的我们有危险,艺术家在创作时更容易使自己处在危险之中,毕竟很多颜料具有毒性,雕塑作品也具有意想不到的杀伤力。法国艺术家阿里斯蒂德·马约尔(Aristide Mailllol,1861-1944)在1944年的雷雨天与世长辞,他的离开并不仅仅因为车祸,是其身后倒下的雕像作品给了他致命一击。

 

二十世纪以来,艺术日益呈现出实验性的特点,艺术家为艺术创作承担的风险也大大增加:他们中有些人或是被枪击,或是被焚烧。概念派艺术家Bas Jan Ader,在1975年试图成为使用最小帆船穿越大西洋的人,最终她为了艺术,永远消失在茫茫大海里。

 

勇于尝试的艺术家唯一的期待便是观众对作品抱有欣赏的勇气。事实上,空气里偶尔漂浮的福尔马林气体或许能够为作品的艺术气息添砖加瓦。

 

所以以后的文艺青年大概可以这么交流:“某年某月某日我参观了某个大师的展览,幸运的是,我还活着,并乐于讲述这个故事。